在10月1日的国庆阅兵式上,由陆航直升机组成的“空中警卫”拉开了游行的序幕。他们以完美准确的技术完成了国旗和“70”字的形成,空袭梯队的首次建立和展示行动形成成为阅兵式的亮点。这次提到的5型69直升机都是国产主力战斗机型号。多机混编高密度飞行,展示了陆空直升机部队精确定位、多机协同作战的高超技能。国航旗卫梯队由29架直升机组成。3架直-8B运输直升机分别悬挂中国共产党旗帜、中国人民解放军旗帜、中国人民解放军旗帜和6架直-10武装直升机。接下来是“70”字,包括8架直-10武装直升机和12架直-19武装直升机。我国空空梯队司令员李国:我国空空梯队几秒钟就通过了天安门广场,接受了总统视察和全国人民视察。应该说,这是一场伟大的航展,致力于精彩的表演,也达到了我们历史上最高的标准、最好的效果和最好的目标。空中警卫旗梯队经过不到20秒的时间,精彩呈现的背后,是看到官兵们丰富的飞行经验和不断突破的技术突破。在训练过程中,为保证飞行训练任务,机组将于凌晨4:30对飞机进行检查,并将飞机拖上相应跑道。国旗护卫梯队和空袭梯队的数十架直升机当天将从这里起飞进行飞行训练。出发前,相关人员将当天天气、风云等情况通报,以便机组提前制定相应计划,减少外界因素对编队飞行的影响。七字旗护卫梯队队长严鹏智:一个是气流,一个是风,一个是云,直升机是动平衡。只有当直升机的动平衡被打破时,才能看到它像一片漂浮在空中的叶子。作为7字长飞机的机长,阎鹏智飞行经验丰富,曾四次作为机长参加阅兵式。在这个“70”字型中,他既是7字字长的机器,也是整个字型的基础机器。他的每一次动作调整都会直接导致队形的变化。

旗卫梯队7字长机长阎鹏智:整个“70”编队,从长机到2机,一直到“0”的12机,可以说是渐进式的失误,让底部看着我们上面一动不动,第一个要求就是长机必须稳定,让杯子里的水不动。吐,不是我动一米,同事动一米,而是我动一米,机翼是两米,都累加误差到后来。面条会很大的。直接导致编队不再稳定,整个编队失败。七字旗卫梯队队长严鹏智:我能看到长飞机上的差异图像。我能看到整个“7”和“0”。

我很清楚哪台机器不占我的位置。经过我们的训练,所有的飞行员都能达到每架飞机5分的标准,也就是说,参加这个观众的最高标准。这个空袭梯队最初是以战斗队形出现的。5直9分管侦察警戒,9直10分管火力突击分队,3直19、6直20、9直8B混入运输分队,8直19分管护航任务。空袭步进机长陈石:整个梯队需要整合40架直升机。行动需要高度协调和协调。梯队飞机有很多种。每种直升机的控制特性和方法都有很大的不同,以满足不少于米和秒的要求。它要求飞行员具备良好的基本技能和刻苦的训练精神。空袭部队是军队转型发展的标志性力量。2017年,空袭旅首次进入人民军战斗序列,改写了我军航空兵与地面部队合作的历史。空袭旅作为独立作战单位,为新军建设插上了“钢翅膀”。空袭梯队直-20飞行员张其奇:从空战过渡到空战,我认为我们不仅要从一支飞行部队转变为一支合成部队,还要从一名飞行员转变为一名战斗指挥官,我们不仅需要高超的飞行技能,还需要地面突击队的装备性能数据,作战指挥协调和地面。空对地引导,掌握相关战场指挥技能和战斗协调意识。作为空袭部队的新成员,直-20战术直升机首次亮相,并与云-20和歼-20正式会师阅兵场,成为空中梯队的一大亮点。空袭梯队飞行员宋新宁:智-20是我国第一架电传飞控直升机。它强调独立性、综合性、灵活性和可操作性。智-20直升机设计有特殊的射击窗口和两侧滑动舱口,更有利于完成空地一体化训练。装备保障是飞行保障中最基本、最重要的环节,直接影响飞行安全和任务完成。直升机在空中飞行1小时,地面维护和维修工作可能需要近10个小时,涉及多个专业。由于智-20设备使用时间较短,维修工作仍处于磨合阶段。阅兵训练期间,为实现故障一夜之间、零差错维修,智-20装备保障人员也付出了更多努力。空袭梯队直-20飞机维修保障力量高:这属于第四代飞机,技术含量还是很高的,控制系统和传动方式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也有压力,通过这次任务,我们现在保持了飞行操作的基本要素水平。过程中,要适应日常训练,根据我们后期的不同任务,逐步探索并逐步完善。这是第一次悬挂党旗,首次全方位展示空袭编队系统,也是智-20战术通用直升机首次公开亮相。米秒,精准无误,陆空阅兵台为您呈现了新颖、多样、精彩的壮观场面。国旗梯机长兼阅兵指挥所副司令员李国:这是我国阅兵以来最强、最多的机型。它反映了陆空新的作战力量、作战能力、训练水平、装备发展和战斗精神。它经历了根本性的变化。这也是我军规模结构和实力的集中反映和综合展示。表演。